〖智×霞〓转载↑〗冷饭(猎奇向 诡异ending)(贴吧ID: 越前樱雪儿 )

1L先让我说点废话。
本来应该是31号发的,做万圣节贺文什么的,搭配食用效果好。
然后昨天背书就忙着没写完。
然后,至于怎么个猎奇就自己感受吧。
最后,这次不坑,短篇完结。

最后。未见【END】别插楼。

白底描着金边的瓷碗被捧在手上,隔着薄薄的一层釉,已然感受不到任何温热。霞准备夹菜的手,突然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好似想起了什么,又如同为了确定什么一样,霞的双腿向前伸直,靠着椅背仰起脑袋。侧转六十度左右,不期然看见水槽中堆了几只没洗过的碗碟,积了一层油腻腻的污渍。
是今天早晨剩下的吗?又或者是昨天晚上忘了洗掉?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自己的记忆有这么差劲吗?
霞一边吐槽着,一边放下手中的碗筷,光着脚径直走向水槽。


也许是上一次使用的时候水龙头没有拧紧,流水淅淅沥沥地往下滴。
霞一手拿着清洁布,一手捞起一只不大不小的盘子。
好像要用洗洁精的吧,那么,家里的洗洁精放到哪里去了?
霞放下清洁布,蹲下身子看了看水槽下方的橱柜。突然而来的一阵清凉感,把霞激得打了个哆嗦。不知何时水槽里的水已经积满,沿着橱柜笔直的曲线蜿蜒下来,一滴一滴地,砸在霞的脚面上。


啊,对了,要穿拖鞋啊。


霞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赶紧跑向玄关,身后传来了什么重物落地,然后碎裂的声音。
犹豫了一下,霞踏上一双看起来小一号的拖鞋,转身的时候发现冰箱的门貌似没有关好。冷藏柜里散发出黄橙橙的光,俨然成了这间昏暗的小屋里的另一束光源。
霞拖着鞋走过去,不出意外地发现好些蔬菜和肉类在这闷热的梅雨季里变质了。
随手扯过一个黑色的塑胶袋,将冰箱里的食材拾掇进来。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换下身上的居家服,提着袋子走向大门。
霞瞄了一眼窗外的天气,阴沉沉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只是下楼扔个垃圾,应该不会点背到赶上大雨吧。昨天的天气预报怎么说来着,撒,那种东西,又有谁会在意呢?




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渐渐从“6”跳到“1”。霞抱着双臂,感觉好像忘了点什么。
电梯门开的时候,恰巧碰上了住在四楼的家庭主妇,打过几次照面,对方见谁都是自来熟的样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诶呀,诶呀!这不是六楼小霞太太吗?感觉好久没见到你了,这是要干什么去呀?”


这位无名氏太太的话语里槽点太多,一时间霞想不出要从何答起。不过好像自己是下来扔垃圾的吧,那么,垃圾去哪里了?好像被忘在门边了。
啊,真是糟糕,算了,还是就这样回去吧。
霞不知该作何表述,只能冲着无名氏太太干笑两声。不过显然对方也不需要什么确切的回应,自己又接过了话题。


“你看你看!今天的洋葱可新鲜了,还有一进去右拐角的那家肉店,今天的牛肉和猪肉都不错。”
“啊!那我也去看看好了!”


霞笑着跨出电梯,试图结束这个话题。


“啊,那小霞太太慢走啊!”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霞隐隐听到身后无名氏太太的抱怨,
“真是的五楼漏水怎么到现在都没人来管!”
她刚刚叫自己什么来着?太太?谁的太太呢?霞摇摇头,甩掉脑海里突然浮现的身影。

 

霞的小区对面,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农贸市场。好像是把以前这附近的路边摊全部整合到了一起,然后不知为什么这阵容越来越大。
霞脑子里突然闪过自己从前挎着某人的胳膊,蹲在街边对着萝卜白菜挑三拣四的日子。
奇怪,那是谁呢?


无名氏太太说洋葱新鲜来着,再去挑点肉,家里还有些摆的住的土豆,今晚不如吃咖喱好了。
走到肉铺霞才隐约想起自己并不会挑肉,顶多通过红白相间的颜色来判断新鲜。让老板帮忙挑了两块,过了称,摸向口袋,霞才记起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带钱。
霞徘徊在自己的犹豫和肉铺老板的尴尬之间。


“没带钱?”霞面露潮红地点点头。
“算了算了,下次来再给就是了。不过你和你家那口子真像,忘性都那么大。”
霞笑着点头哈腰,接过老板手中的红色塑胶袋。心里的疑问却渐渐放大,到底他们在说的是谁呢?
难道自己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独居的吗?
想着,回忆着,思绪却被突然之间迎面而来的雨滴打了回去。
结果还是不赶巧下雨了啊。霞提着袋子,再一次道谢,转身奔回小区里。




电梯从一楼慢慢往上爬,这一次没有了聒噪的无名氏太太。
出门,霞再一次掏了掏口袋,果然,连钥匙都忘记带了啊。咬咬牙,重新下一楼,冲进那一片雨幕。


今天小区里值班的物业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霞见过他。从自己搬进小区开始,这老头就一直在单数日值班。
诶奇怪,怎么会对这种东西记得这么清楚呢?
霞跟着他去到安保处,也算是拖了他的福可以撑伞在雨里慢慢踱步,虽然碎了一路的还有老头碎碎叨叨一直不停的抱怨。


“所以说,五楼不只一次反应过你家漏水,每次敲你门你都不应声,你就不能注意一点吗!以前……”
后面的话,被电梯门打开的那“叮”的一声吞没。
以前的事情,呵呵谁记得呢。


霞瞥见门口的塑胶袋,一个红色一个黑色,垃圾和食物,都被自己忘在了门口。
“下次可别再丢三落四的了。”


老头颤颤巍巍地打开了门,中途好几次霞都想抢下他手里的钥匙捣进锁眼里。
到底以前发生了什么呢?到底不是闪过的回忆是什么呢?霞百思不得其解。


“诶呀什么怪味,隔着门都能闻到。”


霞想,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果然还是要抱有宽容和耐心啊 。
“好了好了,所以你还是尽快解决漏水……”
霞刚想转过头去道谢,谁知对方突然止住了话匣子,又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匆匆离去。




换回拖鞋,霞走到冰箱边上,把塑胶袋里的肉一一取出,填进冷藏柜里。
啊,忘了买洋葱,土豆也不知道摆到哪里去了。果然,做咖喱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再说自己什么时候会做。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冰箱门关紧啊。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变质的食材都清除出去了,小飞虫和苍蝇还是在耳边嗡嗡地叫呢?


霞拉开椅子,坐回餐桌边。
漏水什么的,不可能啊,下水道又没有出什么问题。


窗外的哗啦啦与水槽的淅沥沥相映成彰,好像朦朦胧胧间有警笛的声音,啊,关自己什么事呢?
霞端起桌上的冷饭,入口微酸,味同嚼蜡。

 

那么写这篇文的初衷是因为,有天睡到大概两点左右才起床,然后吃饭的时候菜啊什么的都凉掉了。
我又是一个懒到极致的人,所以就没热,然后吃了一口饭就想吐了,因为真的很冷。
然后就有了这个素材的来源。


其实有时候情侣之间的相处是很难让人理解的。
这篇文的意义是在于霞的种种表现来凸显这种病态的不正常,至于智的话,他有什么样的故事,
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不过要看各位怎么理解这个结尾了。


然后,真的很久不写文了,最近为了应付一个考试,一直在练议论文,很枯燥啊。
不过老师有肯定我来着,所以和贴吧里的锻炼不可分家吧。
然后我想这篇文应该还是能看懂的吧,就是诡异而已啊。
但好喜欢这种文风。


不想对文本做更多的解释,但我想发起一个号召。
如果有人看了这篇文以后,还有点兴趣的话,能不能,写一下智的故事呢?
或者说在《冷饭》之前发生的故事~因为我自己写的话。会有种游离感。
那么拜托了。


感谢读到这里为止的你。
【这里阳阳】
【我们下次见】


【END】
        

 

转载者的话:阳阳姐的蜜汁病娇之力喷薄而出

带动了吧内一段时间的“智的人生茶几上布满悲剧”的景象
几乎看哪个文哪个文中智就死这让

无论写文还是看文都偏爱温馨向的我怎么办?

评论(3)
热度(4)

© 带来幸福的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