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霞〓转载↑〗【智霞CP文30题】她与他与他(FIN)(贴吧ID: 越前樱雪儿 )

写在前面的话:

这个题目是一看到就非常之心水了。
然后灵感就来了,然后就大言不惭地包下了。

其实,这个我个人觉得不算文啦,更多的是一种随笔的感觉。
之前大家写了太多BE,我就来一个温馨向的好了。

文里面为了追求某种我想要的意境【大雾】,导致她、他、他不断混用。
这是语病我知道,请各位不要介意地看下去吧。

请谨慎食用
未见【END】请勿插楼

 

她与他与他 



她在旅行的时候,遇见了两个他。

先遇上的那个,带着满满的仇恨和自己结下不小的梁子。
后遇上的那个,带着满满的弱气肩负起照顾他们的责任。

她看到的,是他怀抱黄色的电气鼠,向着自己的梦想一步步地成长。
他注意的,是她叫嚣着无理取闹时,自己却下意识地想尽办法回击。
他默默观察的,是她和他之间,说不明道不清,却又真实存在的点点触动。

他不会做菜,她做的菜不好吃,他的存在瞬间提升到了无可取代的地步。
他太过花心,她一路思维脱线,他的执着全部放在对自己目标的追求上。
他的医疗技术不赖,他的战斗指数不低,她想或许三个人一直走下去也不错。


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和他之间不再单纯,他却始终在一旁默默注视。
她会因为他的粗线条莫名地生气,他会看到她和别人的互动莫名地郁闷。
他总是把弧度挂在唇边,看着两个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那时候,她被一个无关紧要的他告白。他记得自己那天满满的都是不爽。
那时候,他被一个萍水相逢的她迷恋。她记得自己脱口而出,宣示主权。
那时候,他都参与其中,或是沉默,或是微笑,就是不肯出声点破。


只是,如果这是一场旅行,那么终归会有散场的那一天。
分别的时候,先离开的是他,挥着手向自己的城市走去。
她和他在最后的十字路口沉默,好像在此一别终不会见。

临别的赠礼是手帕和餐具。
她想着,他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总归是会想起她的吧。
互道珍重的时候,她的眼里噙着泪水,他被帽檐遮住面庞。
然后转身,去往不会有交集的地方。


她是华兰道馆的幺妹,小霞。
他是真新镇的训练家,小智。
他是尼比道馆的馆主,小刚。


她说,她在旅行的时候遇见了两个最好的伙伴,他与他。

 

 

她在恋爱的时候,遇见了两个他。


先告白的那个,是全心全意喜欢着自己,愿意付出一切的他。
连告白都没有的那个,是从暗恋到喜欢,始终都没自觉的他。


他大概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人。会用游艇带着她在海上,烛光晚餐,会准备一大捧刚采摘下来的玫瑰。哪怕她对这些都没有实际的概念,哪怕她只是个16岁的小姑娘。
他肯定是世界上最白痴的人。明明战斗很厉害,明明有那么多的小伙伴,却连女朋友的含义都不懂。哪怕她曾经对他无数次地暗示,哪怕她就差自己直接倒贴上去。

她和他交谈的时候,要十分谨慎。因为对方的举止太过完美,她总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没长开的孩子。偏偏,他一直都重复着“我喜欢你”。
她和他约会的时候,总是在受气。因为对方的举动太过愚蠢,每次还没聊上个两三句,她就有掐死眼前的人的冲动。只是,他一笑,她就不能坚守阵地了。


其实她一直都是知道的。这场恋爱太不公平。


她不喜欢他,没有办法去尝试喜欢上他。
可是他对她太好,容易让她忘了自己一直喜欢着的人。
就算是拒绝时,他也只是笑笑。
“没事,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她不知道怎么去喜欢他,就算知道自己喜欢着他。
可是慢热的他时不时会带给她小小的感动,让她觉得自己的坚持是有希望的。
就像是分手时,他第一次慌了手脚。
“我喜欢你。” 


她觉得所有的分别都是顺其自然的发展。
因为,她与他与他都料不到未来的走向。

告白来的太迟,她把他拒绝,她和他错过。
他向她索要一个离别的拥抱,他问她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她说,一切都看天意吧。

剩下来的一切都只能看天意了吧。


她是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霞。
他是自南而来的红发少年,阿义。
他是从那时候一直到现在,智。


她说,她在恋爱的时候遇见了两个最好的男人,他与他。

 

 

她在现在和未来,遇见了两个他。


她抱怨过,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进了他的家门。
她从未想过,满怀欣喜和惊讶,迎接他的到来。
他和他都很爱她,这点,她很确信。

她想到她和他刚决定在一起的时候,家里人似乎早就知道一样,躲在暗地里偷偷议论着什么。
她想到她和他正式举办仪式的时候,那些以前遇到的他/她,都赶了过来,送上最真心的祝福。
她想到她和他第一次知道他的存在时,激动又高兴。白痴的举动差点把坐在办公桌后的医生吓到。

他说,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叫“小赫”怎么样?
她说,都还不知道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你就瞎跟着热闹。
他出生的那一天,初为人父的他肯定了自己当初明智的决定。


他从爬行到学会走路的那一次,是在自家的庭院里。
小短腿向着不远处的黄色电气鼠迈进,嘴里嘟囔着含糊不清的“抱抱”。
她和他出来时,看见的就是两个小小的身子纠缠在草地上,滚成一团。
他忽视掉电气鼠求救般的眼神,搂着她在一旁坐下。
她看着阳光和暖地洒在他们的身上,觉得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长大了,是他清晰地叫她妈妈的时候。
她想到了二十多年前,自己也像是这样叫着姐姐的时候。
他慌张地跑过来,看着不知为何就哭成一团的母子二人。
他笑着把他们圈进自己的怀里,就像抱住了整个世界一样。

他曾经想过为了他们放弃自己的梦想。
她抱着他,定定地站在他面前,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
她想传达的东西,他一瞬间就懂了,毕竟那是十几年来累积起的信任。
只是最后,他还是留在了那个小小的院子里。
他说,这里是他的家。他说,有的梦想放弃并不代表结束。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背对着她和他,拨弄着一个精灵球,笑得很开心。


她常常想,这样就够了吧,足够过一辈子了吧。
他们不想考虑太久远的事,现在这样的生活才是永远吧。


她是贤妻良母,是深爱着智和小赫的霞。
他是新好丈夫,是深爱着霞和小赫的智。
他是极品乖宝,是深爱着爸爸妈妈的小赫。

他们,是一家三口。
她,爱他,爱他。


她说,她在现在和将来遇见了两个最好的家人,他与他。




她的世界里,有她,与他,与他。

 

她在现在和未来,遇见了两个他。


她抱怨过,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进了他的家门。
她从未想过,满怀欣喜和惊讶,迎接他的到来。
他和他都很爱她,这点,她很确信。

她想到她和他刚决定在一起的时候,家里人似乎早就知道一样,躲在暗地里偷偷议论着什么。
她想到她和他正式举办仪式的时候,那些以前遇到的他/她,都赶了过来,送上最真心的祝福。
她想到她和他第一次知道他的存在时,激动又高兴。白痴的举动差点把坐在办公桌后的医生吓到。

他说,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叫“小赫”怎么样?
她说,都还不知道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你就瞎跟着热闹。
他出生的那一天,初为人父的他肯定了自己当初明智的决定。


他从爬行到学会走路的那一次,是在自家的庭院里。
小短腿向着不远处的黄色电气鼠迈进,嘴里嘟囔着含糊不清的“抱抱”。
她和他出来时,看见的就是两个小小的身子纠缠在草地上,滚成一团。
他忽视掉电气鼠求救般的眼神,搂着她在一旁坐下。
她看着阳光和暖地洒在他们的身上,觉得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长大了,是他清晰地叫她妈妈的时候。
她想到了二十多年前,自己也像是这样叫着姐姐的时候。
他慌张地跑过来,看着不知为何就哭成一团的母子二人。
他笑着把他们圈进自己的怀里,就像抱住了整个世界一样。

他曾经想过为了他们放弃自己的梦想。
她抱着他,定定地站在他面前,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
她想传达的东西,他一瞬间就懂了,毕竟那是十几年来累积起的信任。
只是最后,他还是留在了那个小小的院子里。
他说,这里是他的家。他说,有的梦想放弃并不代表结束。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背对着她和他,拨弄着一个精灵球,笑得很开心。


她常常想,这样就够了吧,足够过一辈子了吧。
他们不想考虑太久远的事,现在这样的生活才是永远吧。


她是贤妻良母,是深爱着智和小赫的霞。
他是新好丈夫,是深爱着霞和小赫的智。
他是极品乖宝,是深爱着爸爸妈妈的小赫。

他们,是一家三口。
她,爱他,爱他。


她说,她在现在和将来遇见了两个最好的家人,他与他。




她的世界里,有她,与他,与他。

 

 

 

写在后面的话:

其实,最开始选题目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最后一段。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的全世界大概就是丈夫和孩子了吧。
所以就是【她与他与他】

后来把霞的经历翻出来想想,分成了三段。
三个不同的年龄层次遇见的不同的他,以及不同的心境。

霞和智中间的分手桥段我想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吧。
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恋情,是不可能走远的。
至于他们是怎么复合的,各位请自行想象。

这篇文其实原创的情节不多。
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我们深爱着的cp。
他们能走多远,我们能走多远,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其实我们都不知道。

唯一能做的,就是深爱并且深信着【她与他与他】

(此处有删减,原文@了两位前辈)


END
【求文评】



 

 

评论(2)
热度(16)

© 带来幸福的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