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gether

作为狼崽的亲友(准确来说是爸爸)送上来的一篇婚贺随礼
很奇怪的随礼?
•西方魔幻AU,脑洞主要当事人 @战狼凌克斯
•私设多如山
•逻辑已经下线
•战斗不存在
•祝愿你们,一起走向未来  @战狼凌克斯  @和月月月瓶子

(1)

从前,有一个居住在森林深处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二狗……不,是战狼。

抱歉一时口误。

这是一个励志成为狂战士的女孩,为此,她亲自用生铁锻造一把重剑,每日前往林间空地独自修行。

那真是,漫长而枯燥无味的日子。

可狼崽乐在其中。

(2)

在狼崽学有所成的时候,一直住在森林湖畔她的法师朋友在一天清晨带着她离开了森林。

理由是开阔视野。

狼崽跟随法师穿过集市,翻越高山,横渡激流,来到一个繁荣的城市。

“你不是一直相当狂战士吗?”法师说道,“去实现它吧。”

狼崽怔怔地注视着法师离去的背影,突然腿部发力,奔向对方。

可哪还有法师的踪迹。

狼崽驻步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垂下头颅,右手紧紧握着重剑剑柄。

操你妈你没跟我说我要一直待在这里你到借我点钱啊让我揣着几块干粮就闯荡天下人干事?

(3)

庆幸的是,狼崽很快找到一家公会招募所,她一眼看见告示板上的“行者”公会,心念一动,遂去往前台办理报名手续。

此时狼崽对“行者”几乎一无所知。

可后来她觉得,这是她做的最好的决定。

(4)

在进行选拔的时候,狼崽依稀捕捉到他人的交谈之声,才得知“行者”原本并不是非常出名的公会,直至最近护送“死亡解药”穿过代表死亡的恶魔谷,完成多年无人成功的任务板上的SSS级任务,才真正进入人们的视野。

“328号,战狼!”

蓦然,狼崽听见自己的号码,飘散的思绪瞬间回归,提着重剑小跑着走向房间。

她注视着自己的考核官,双方行礼退至场地两侧。

战斗,一触即发。

(5)

狼崽忐忑不安地持着通行令站在新人登记处门口,在她之前还有十几个人。她也不清楚自己会面对什么样的一批人。

终于轮到了她,狼崽推门而入,随即那些声音便纷至沓来。

“新人你好!”

“新人可以摸下小手吗?”

“新人可以摸脸吗?”

狼崽有些怀疑人生。

(6)

总体来说,行者还是一个很温暖的地方,狼崽在这里结交到许多朋友,她热情开朗,很快就跟前辈们打成一团。

最为重要的一点,她也成为热衷于调戏新人的一员了。

而且花样升级,层出不穷,但不在这里一一叙述了。

(7)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狼崽没想到在自己没来的几天里,出了那么多是非。

她抱着剑看着那个在确凿证据面前不断借词卸责,仍然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恶意袭击队友的人,紧缩眉头。“你这,临场发挥倒是厉害,演技一流。”她终于忍不住嘲讽道。“是啊,这人要不放在戏剧院里岂不是浪费。”狼崽倏地听见一旁带着点地方口音,但是很好听的声音,难以用语言形容那种。

狼崽第一次听到这声音身为一个声控差点直接给人家跪下去。

她带着笑,隔着人群看向那个叫和月的黑发黑眸的女骑士,虽然她们之前的交流不算频繁,但此刻却是默契十足。

“以后咱去戏剧院说不定还能看见这人成了角呢。”“戏剧行者哈哈,独树一帜。”

后来那人还是走了,彼时站在一起的她们两个人闻言对视片刻,从对方眼中觉出笑意。

(8)

可到底什么时候关系最好,那得追溯到几个月后她们跟着其他人去迷雾沼林寻找红鳞果来换取公会绩点了。

任务前期一直很顺利,可团队被人背后偷袭,可能是敌方公会,或者是猎金人,总之他们在慌乱之下来到沼泽密布的地域,生活在沼泽中的毒蛇在暗处亮出獠牙,蠢蠢欲动。

狼崽之前不慎扭了脚,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眼下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她感到有人轻轻碰了一下自己,她转首望去,和月半蹲下来,示意自己趴上去。

“不,阿月,谢谢。”狼崽推拒到,她并不想成为被人的累赘,她坚信伤腿并不会影响战斗力。

“好了,”和月温和地劝说着,她对狼崽一直都很有耐心,“沼泽不好走,我背着你也没什么。”她顿了顿,露出些许促狭的笑容,“你确定你这个子不会直接沉里面吗。”

“草。”

虽说狼崽中气十足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但她到底还是顺着和月的安排,任由对方背着她,踏入泥泞。

(9)

一个守护骑士到最后硬生生杀出戒律骑士的气势。

狼崽趴在和月背上,看着对方不断挥舞利剑将袭来的毒蛇一击毙命。在战斗过程中,和月将盾牌交给狼崽,不时抛一个守护盾施加在狼崽身上。为了避免她们分开,甚至在战斗间隙用绳子把她们捆在一起。

她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狼崽有那么点想哭。

有一些没有发现的东西悄然滋生。

英雄救美的童话故事固然俗套,可女孩子们确实曾经如此幻想过。

(10)

后来,这几个患难与共的人关系愈发亲密,到最后一商量,拍案决定形成固定的佣兵团。

“等会儿,”狼崽环视队友,突然说道,“老林你一个召唤师,不疑你一个刺客。”

“奶妈呢?”

和月如此补充到。

相顾无言,一片寂静。

到最后还是和月叹了口气,表示守护骑士有些心累,“我可以学一些治愈魔法,但是肯定不如牧师。”

“那咱就到时候从公会带个人呗。”弓箭手对此并没有多少顾虑,反倒是靠在椅背上,笑嘻嘻地看着狼崽,“狼啊,我娶你成不?”

狼崽有点懵逼,不,是很懵逼。

“啥?”她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瞪着眼睛显得颇为震惊。

可战狼没想到自己老乡,林祁也掺合进来,她探过身子,捏住狼崽仍带有婴儿肥的脸颊,手感柔软,“别啊我还想娶她呢。”

深受惊吓狼崽挣开林祁,拿着未出鞘的重剑胡乱比划一番,跳到安安稳稳坐在原处的和月身后,呲起牙试图表示自己很危险,不要试图调戏她。

可随即狼崽被和月拉入怀中,头被迫压在和月的胸部上,狼崽表示这贼几把刺激她感觉要上天了,她甚至能隐约听见和月心跳声。

“狼是我的!”

噗通——噗通——

(11)

行者公会的孩子们表示最近这段时间狼崽屋子里忒烦,不间断的捶打声以及不时发出的哀嚎让人们不由得心生畏惧。

“狼崽是在做什么啊?”

有的人蹭到和月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抱歉,我也不太清楚,狼这次什么都没有跟我说。”和月舔了舔嘴唇,眉间染着几分焦虑,“她除了吃饭就没有出来过,我怕她这样下去会出事。”

奈何狼崽先前声明拒绝打扰,哪怕和月心急如焚也只得作罢,转而候在狼崽屋外,随时准备面对突发情况。

夜色朦胧,万物归于寂静,和月坐在地上,盾牌与长剑至于一旁,长时间的低质睡眠让她昏昏欲睡,倦意逐渐侵蚀理智,她就在彻夜长明的屋外沉入梦中。

“月,月……”和月在恍惚间似乎听到了狼崽的轻唤,她费力睁开眼睛,模糊的身影进入视野,可她却直接笑出来,“狼。”

目光逐渐清明,光与影有了清晰的分界,不出意料的,和月看见狼崽半蹲在她的面前,女孩密布血丝的黑眸中满溢着忧虑与喜悦,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融为一体,说不清到底是哪个多一些。

“这个,”狼崽将一个物件递给和月,语调中是无法抑制的欢悦,“你不是缺一个防御宝石吗,我就敲了一个出来。”

“怎么样,喜欢吗?”

狼崽笑眯眯的,整个人手舞足蹈,向和月诉说先前诸如“明明是要一个级别一个级别的敲但是她把低级高级药材混淆导致等级后退”此类的失败过程。

一直沉默不发的和月把玩着那块品质极佳的宝石,抬头与狼崽注视,相同眼色的双瞳所蕴藏的情愫突然间让狼崽失去了语言能力。

“狼啊,”和月向前倾身,双臂环住狼崽,把头支在狼崽肩上,抬起眼皮向苍穹望去,黎明前夕的暗夜,星子闪烁,“我真的,想娶你了。”

长久的寂寞,和月注视着遥远的地平线露出几缕白,一点一点地浮现,终于听见女孩的声音。

“好啊。”

天将亮。

(12)

确定关系后的和月……不得不承认在出任务的时候非常积极,只为养家糊口早日赚得聘礼把狼风光接近家门。

那可真叫一个轰轰烈烈,甚至到了痴狂的地步。

“你说,”只告诉亲友她们之间的新羁绊的两人走在街上,和月扯住战狼袖子,鬼鬼祟祟地压低声音说道,“你说,我要是偷车能赚多少?”

狼崽表示你在拿到钱之前我会先把你怼死。

(13)

可身为雇佣兵的日子注定不会平静。

左手上扬盾牌格挡,同时右手反手握剑抹过另一个敌人的脖子。下一刻,重剑袭来,试图从背后偷袭和月的刺客在瞬间失去了生命。锐利重剑随即改变攻势,劈砍向正在念念有词的召唤师的腿部,导致对方下盘不稳,狼狈跌倒在地。虽然成功打断咒语,但仍有源源不断的低级史莱姆从缓慢闭合的传送门涌出,剑光闪过,狼崽看着重剑上的绿色粘稠物质,忍不住啧了一声,但好歹结束了战斗。

“走了狼。”

和月将先前扔在树枝上的背包挎在背上,长剑入鞘配于腰间,如此呼唤到。

她们并不怎么关注自己的背后。

因为有另一个人呢。

(14)

——你谈恋爱了?

——我没有跟你说吗?

——没有。

(15)

狼崽是很受欢迎的。

可能是因为颇为随和,后辈总是喜欢腻在她的周围。

“狼崽你的声音好好听嗳。”不不不月才是好听的而且攻得一比。

“狼崽我们哪天去尖塔吧!”啥你说啥风太大我没听清。

“前辈你能教我怎么用这个吗?”我是近战不是远程法师不要找我。

“你们这些人太可怕了,你们不可以抢她她是我的!”

啊果然如此。

狼崽如此暗忖。

她侧首注视着和月风风火火地来到她的身边,极度充满的占有欲揽着狼崽的肩膀,虽然仍带调笑意味,可笑意未及眼底,那里浮着一层薄冰。

“你们还有什么要聊的吗?”

“没有没有。”

后辈疯狂摇头。

“狼我信任你,我狼你千万不要跑了,我会驾着婚车娶你的。”

狼崽表示你看我也确实没说话呀。

她轻轻用额头抵着和月的,鼻腔呼出的热气交缠在一起,“嗯,我知道。”

(16)

这二人走过市集时,和月察觉出陌生的视线落在她们身上,随机进入战斗准备状态。“狼,”她压低声音,对正在摊贩上翻看典籍的狼崽提醒道,“南门有个人在一直看着我们。”

狼崽站起身来,摸上背上的重剑,看向和月所指的地点,那里站着一个手持黑色法杖的法师,气息被刻意收敛,若不是和月警惕,怕是无法发现此人。

怎料那人竟抬起法杖,锁定狼崽。和月脸色骤然大变,接连的增益魔法扔在狼崽身上。

狼崽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但是与和月有所不同。

但她更为粗暴的骂出一句,“草。”

而后无数粉红色泡泡凭空出现,两人迅速陷入少女气氛之中。

同时成为了众人目光汇聚之处。

狼崽直接打散缓缓飘动的气泡,气势汹汹地杀向对方。

“我?”一场战斗之后露出真面目的法师面对和月的询问笑了笑,坦然道出身份,“我是她爸爸。”

“操你的阿迪。”

(18)

再度战斗后,唐鸢表示自己想要跟久未谋面的朋友叙叙旧,便毫不客气地将狼崽拖入酒馆。

“两杯柠檬水谢谢。”

将酒保端来的饮品递给狼崽,唐鸢上下打量一番在那里小口抿着柠檬水的女孩,“那就是你女朋友?”

“她人怎么样?”

狼崽闻言,放下手中的杯子,着实仔细思考一番。

“她对自己人很……佛。”

“对我尤其好。”

“对于陌生的人和讨厌的人,”狼崽用拇指和食指比出非常微小的间隙,“有一点点恐怖。”

“她人真的很好,而且勇敢,坚持自己的理念。”

“她比我勇敢。”

“她很好。”

狼崽顿了顿,与托着腮部沉默不语的法师对视,“你问这个做什么?”

“所以你知道吧,”唐鸢含了口水,答非所问,“为什么我会向你尖叫。”

“我们都是,恨不得让整个世界都知道自己伴侣的优点。”

“你看,她这么好,值得我非常非常喜欢她。”

“其实我们的经历感感想都是类似的。”

“哦但是对不起我是top不是bottom。”

“滚吧你,信不信我锤爆你头。”

唐鸢缩在椅子上,看着被戳中痛脚的狼崽进入狂暴状态,笑得前仰后合。

她在那里揉着肚子,迎上狼崽的目光,“你知道吗?”她笑着说,“我最开始其实挺不放心你们俩的。”

“我知道我有的时候挺阴暗但是我真的不希望你会受到这种伤害。”

“你说你又不是向我跟我媳妇儿那样过了那么多年才决定在一起。”

“你说我怎么能放心。”

提及自己的爱人,唐鸢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但是我刚刚看你说和月时候的样子。”

“跟我说我媳妇儿一模一样。”

“我就觉得,”

“可能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

唐鸢到最后如是说道。

“行了我这次找你就这个。”临别之际,唐鸢站在酒馆门口,笑着向狼崽摆手,“我得找我媳妇儿去咯。”

“是是是你天天不跟她待一块你难受。”狼崽狠狠翻了个白眼以示不满。

回到公会的时候,狼崽脱下外套,却觉得口袋沉甸甸的。

那是一块冰蓝宝石。

叫做永恒的爱。

(19)

这是她们在一起后度过第一个新年。

在出门之前,狼崽硬生生拽住和月把她的领子翻好。

“行了新年庆该开始了咱赶紧过去吧。”

她们在夜幕中奔跑。

聚会,篝火,歌舞,欢笑。

现世安稳。

再无他求。

(20)

故事最后的最后,她们携手,走向了未来。








PS:
抱歉我知道画风不太对,但我还是想要吐槽当初跟傻逼狼打探情报的时候她叭叭叭说了一堆,突然问我,你这是见家长?
顿时笑死

评论(6)
热度(8)

© 带来幸福的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