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人语 那些,我对阿柔儿想要说的话(久违的长评)

@刀刀夏
  阿柔儿!脱了!脱了!脱了!
  咳咳
  上面那个人我们视而不见就好了
  根据目前手机储存的文档来看,距上一次长评已经隔了好几个月(哇手机丢了这段时间的稿子和文评啊QAQ),这么长时间过去多少有的生疏(?)呢
  
  阿柔儿呢,在亲妈党看来,是一个别具一格的女孩,她不像他人所认为的,按照常理,女孩子应该怎么怎么样,又不应该怎么怎么样。无论将她磨练出如此性格的原因是否有失忆因素,她为了找寻自己的记忆,找寻那些,遗失在时光深处的那些人,那些事,她就那样格格不入地行走在这个大千世界,搜集线索,竭尽全力地拼凑出拼图的一角。
  因为提前被夏子剧透过(…)所以我对阿柔儿的爱大概在诸多读者里也可以名列前茅,甚至可以说是狂热了(掩面)
  所以有的时候看见有人回复说不喜欢阿柔儿,真的有种“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阿柔儿这么好TA居然不懂得欣赏我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要跟TA撕一撕”的冲动
  虽说这样的想法有点偏激但是我真的觉得她是一个……很值得用心去爱的姑娘
  纵使她看起来再怎么淡定自若;只身一人负伤闯进张家的时候依然没有半分退却之意,之后还可以跟吴大邪开个玩笑,
  但是我就是心疼她啊
  一个甚至无法记得自己来自何处的姑娘,被人改造成是人非人的“怪物”,即便从一个人面前经过多次也不会在这个人的脑海中留下丝毫影像,
  我觉得,她在吴大邪身边潜伏十年来观察这个人,看着铁三角的分分合合,看着吴大邪为了小哥可以上雪山,下沙漠,看着一个人为了另外一个人几乎献出一切,她或许在隐约间有了几分触动,她无端想到,会不会曾经也有人如此待我?可是记忆中,一片空白,她转瞬间将这件事抛之脑后,连带着那些须臾间产生的迷茫。
  我能不心疼她吗
  后来我看到在半逼迫之下读取费洛蒙的鸭梨给我们展现的,那个与前文那个飒爽利落,身负重重谜团,截然不同的女子。
  “她跪在一个看起来像墓地的地方,哭得像条狗。”
  虽然说鸭梨这话挺糙
  但是,对于我来讲,已经够戳心的了(一把捂住心口)
  你说,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悲痛 才会使一个从小生长在一片黑暗之中,虽然接受着畸形的教育,但向往着光明,大有一股“日天日地”(不这话原本不是我说的是你们亲爱的作者夏子同学说的)的意气,练就出来可以与小哥较量几个来回的好身手的女孩悲伤成这样?
  那大概是,整个世界的光明和温暖都被彻底剥夺的痛苦吧
  而阿柔儿,现在所做的,就是试图找回,那份不复存在的光明
  还好,这一回,你遇见了吴邪,小哥,王胖子他们
  阿柔儿
  你要相信
  一切的一切,终究会尘埃落定,
  而你,也会得到一个,近乎完美的结局
  所以啊
  请带着我对你的祝福
  走下去吧
  
  

评论(1)
热度(4)

© 带来幸福的光 | Powered by LOFTER